品书网
品书网 > 官场局中局 > 2080一个巴掌

2080一个巴掌

手机阅读
梁健之所以能够坐常务副省长的位置,背后是谁在起作用,也只有两种可能:一要么是部力的作用,如毕华部长对他说的,为了让他,在其他方面做了很大的让步;二要么是高层对梁健的看法悄然发生了变化,形成了较统一的意见,最后决定将常务副省长这个位置让梁健来坐。品书网 wWw.Vodtw.com但不管是哪一种,对梁健来说,既是好消息,又给他带来了新的压力。好消息是因为,无论是部里还是高层对他的看法,似乎都在好转。新的压力是,虽然现在坐到了常务副省长的位置,但这个位置不是一劳永逸的,不是终身世袭的,如果干不好,华京随时都可以把帽子给你拿走。这是身在官场的人,为什么会用“给党打工”来形成自己的身份,用“如履薄冰”来形容自己的心态。吃过了晚饭之后,梁健和项瑾回到华京的家。唐力已经睡着了,霓裳却还在自己的小房间里看绘本。梁健在儿子唐力胖嘟嘟的小脸蛋亲了一口,又与霓裳拥抱了一下。霓裳嘟着嘴对他说:“爸爸,你平时不在家也算了,现在回到华京来,还要拉着妈妈到外面去吃饭。这个事情我得跟你说说了。”原来,霓裳之所以不睡觉,是为了跟他谈这个事情。一张俏脸、竖起的秀眉,漂亮可爱得很,又不怒自威。这小妮子长大了肯定不输项瑾。梁健朝后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项瑾,项瑾正在意味伸长地笑着,然后说:“我先去洗澡,你给她读几个绘本吧。”梁健领命,开始给霓裳读书。读了几本之后,霓裳的脸已经在笑了,她依偎在梁健的肩头听着,非常温馨。梁健读了二十来分钟,看看肩头的霓裳却已经睡着了。他给霓裳盖了毯子,在她粉嫩的小脸蛋亲了一口,才悄悄关了门出来了。他也去洗了澡,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瞧见项瑾正在房间里,身盖着毯子,他笑着走过去,出其不意地将项瑾的毯子给掀开了。项瑾被他吓了一跳,重新拉过毯子来遮住了身体,悄脸红透地瞧着梁健:“你怎么这样?”在刚才掀开被毯子到项瑾重新盖的一瞬间,梁健却发现今天的项瑾穿着一件粉红的睡衣,这是梁健之前没有看到过的。他似乎还隐隐地发现,项瑾睡衣之没有穿什么。梁健一下子全部的欲念都被勾了起来。他挤入了毯子当,将初春蓓蕾一般的项瑾拥入怀里。问她:“今天为什么穿这样迷人的睡衣。”项瑾耳根都红了,她白了他一眼说:“奖赏你一下。”梁健说:“那我们今天多换几个姿势好不好?”项瑾的脸更好了,说:“只要你能想得出来。”这个晚两人都是难得的纵情。梁健原本是副省长,担任常务副省长,无非是加了一个省委常委的职务,华京的件很快下发了。江省委省政府召开了班子会议,-组部干部二局局长曹也兴来宣读了件,因为这次没有涉及到主要领导的调整,也没有派副部长以的领导来参加会议。件对梁健的排名倒是进行了明确,他的前面是省书记沈伟光、省长戚明、副书记高安雄、纪委书记章平心,之后是梁健、陈筱懿……章平心之所以排在梁健前面,不仅仅是因为他当常委的时间久了,更是因为近年来纪委地位的升高,明确副书记以下是纪委书记。其他人对梁健忽然冲入前五,也没什么意见,毕竟梁健已经是常务副省长。但是,陈筱懿明显感觉不爽,在整个会议他都拉着脸,眼睛看着对面,甚至都没有去看两位主要领导。这个会议,省委常委秘书长狄旭杰缺席,还在探亲假期没有回来。会议结束之后,省政府内又专门召开一个会议,分工问题进行了明确。现在省长戚明主持省政府的全面工作,常务副省长梁健负责民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环境保护、农业、国土、驻外办事处、残疾人事业等方面工作,分管省民政厅、省人力社保厅、省环保厅、省农业厅、国土厅、省公务员局、省政府驻京办、省政府驻沪办、省残联等部门。新任的副省长徐振的分工也得到了进一步明确,分管负责金融、国有资产监管、工商行政管理、质量技术监督、食品药品监管等方面工作。其他的副省长侯柏堂、杨琴等人的分工也得到了相应的调整,但是调整不是很大。会议结束的时候,戚明说道:“按照以往,我们的班子作了调整,我们肯定要找个地方聚一聚,喝一杯了。但是,现在大环境不许可,我们也只好简单一点了,大家鼓个掌吧。”众人都笑了,然后鼓了掌,各自回到办公室去了。省政府办公厅的秘书处这次动作很迅速,到了下午来通知梁健:“梁省长,您可以搬办公室了。”梁健一愣说:“搬什么办公室?”秘书办的人说:“搬到常务副省长的办公室。”梁健说:“我现在这个办公室蛮好,还是不要搬了吧。”牛达建议说:“梁省长,按照我们办公厅的内部规定,常务有常务的办公室,副省长有副省长的办公室,还是有些区别的,如果您不搬,秘书处的人难做了。”机关是如此,有些待遇你不想要还不行,因为会影响到别人。梁健也不想坏了规矩,更不想让秘书处的人难做,所以他对牛达说:“那搬吧。”牛达和秘书处的人,利用梁健去开会的时候,来帮助梁健搬办公室。戚省长的办公室在最东面,梁建的办公室在最西面,这两个房间也是整栋楼里最大的,其他副省长的办公室在他们两个办公室的当,朝南分布,朝北的房间都是给对应秘书的。可以说在服务领导的那段时间内,秘书的办公室都是见不到阳光的。所以,有些人说秘书“阴”,也是可以理解的。这个办公室是前常务副省长杜明亮的,但是此刻都已经清理一空,没有了一点杜明亮的痕迹。梁健来到了新的办公室,才发现原来常务副省长的办公室与他普通副省长的办公室还是很有些区别的。以前梁健的办公室内没有专门的休息间,但是在常务副省长的办公室里却隔出了一个休息间。里面有一张简易的床榻,面是崭新柔软的床垫和被子,边还有一个小书架,这样午的时候,可以在里面小憩一会儿,这又是一种待遇。秘书处的人问梁健,要不要换一套沙发,他们担心梁健不喜欢杜明亮用过的东西。梁健说,不用换了,能省则省。他知道,以后整个省政府的日常工作都在自己这里,其实自己才是幕后的当家人,所以从一开始要养成勤俭的作风,也好给大家一个榜样。于是,以前用过的东西,如果没有坏的话,梁健都给保留了下来。事情停当之后,梁健在新的办公室内喝起了茶,翻起了书来。他知道,接下去工作会以前更忙,所以在新办公室的第一天,他想要偷懒一会儿了。人得有张有弛,在紧张之前也最好放松片刻。然后,梁健才翻了不到五页的书,他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原常务副省长杜明亮打来的。梁健脸一笑,接了起来说道:“杜主席,您好啊。”杜明亮现在是华京市的政协主席,梁健只是稍稍犹豫称呼“杜主席”还是“杜省长”,马他决定称呼“杜主席”了。杜明亮的声音传了过来:“梁省长,你现在是不是已经搬到我以前的办公室啦?”梁健扫视了一周办公室道:“杜主席,我刚刚搬进来,屁股来没坐热呢!你这个电话还真是及时!”杜明亮说:“我现在很怀念江的那个办公室啊,放眼能看到东湖。我现在的办公室,看出去是雾霾。”梁健开玩笑说:“杜主席,那你什么时候杀回来呀!”杜明亮说:“梁省长,你是在开我的玩笑吧。我回江可能只有等到退休之后了。”梁健说:“你随时回来,我都可以给你安排好!回来几次都行。”杜明亮说:“那谢谢了,哪天心血来潮,我来找你喝酒!”梁健说:“随时欢迎老领导。”话说得差不多了,杜明亮忽然道:“梁省长,你近期有没有关注过狄秘书长?”杜明亮忽然说到狄旭杰,让梁健猛然一惊:“最近倒是没有,听说狄秘书长去探亲了。”杜明亮说:“他人是去探亲了,但是心却没有。你们一定要关注他一下,否则要出事了。杜打了电话给我,看去情绪有些不对劲,很显然他没有调整过来。他目前并没有在老家,而是在华京。”听到这个消息,梁健的心脏像是被一只手用力捏了一把,感到透不过气来。这个狄旭杰跑到华京去干嘛了?本书来自本书来自 品书网 http://www.vodtw.com/html/book/12/12219/index.html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