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品书网 > 一世富贵 > 第237章 任福之死

第237章 任福之死

手机阅读
任福满身是血,腿被削了一大块肉去,已不能站立,坐在小山包看着下面依然厮杀的大军神色木然。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澳门金沙娱乐网上赌场铁锏拄在手里,已经全成红色,微微弯曲。他打不动了,一个人再是勇猛,也不能在数万大军来去自如。元昊无法把他的军短时间吃掉,但却可以隔离开来,全力进攻他这位管军大将。此时任福身边的军已被党项步兵团团围住,左冲右突,是冲不出来,眼睁睁看着主帅被围在小山包。党项军队在付出无数人命之后,不再前硬攻,铁骑押在后面,来无数弓手,对准了山的任福不住放箭。任福已经没有力气躲闲格挡,任凭箭没头没脑地医学在身,铁甲兜鍪叮叮作响,已经完全变形。葛怀敏已经死了,他的神卫军还剩了一两百人,元昊不再重兵围剿。任福出现,让元昊凶性发作,不管不顾,一定要把这两个人留下来。此时洪州军已经跑在前面,很多渡过了葫芦川,冲进了东边的山里,元昊的亲卫反而成了断后的部队。刘进带着几个亲兵把任福围在里面,用自己的身体挡住番军射来的箭雨,只能眼睁睁地看不断有箭枝射进来,射到任福的腿,甚至脸,那些没有铁甲护住的地方。突然背传来一阵剧痛,刘进再也支持不住,猛地一下跪在了地。抬头看看面无表情的任福,刘进大叫:“部署,番贼不得你誓不罢休,我们此番要葬身于此了!大丈夫能屈能伸,谁不爱惜性命?陇右军已经不远,部署不如先假意降贼,保全性命。等候陇右大军来,再带我等杀贼。事出有因,想来战后朝廷也不会怪罪!”任福猛地站起身来,手拄铁锏,把兜鍪摘猛地掼到地,厉声道:“我为大将,不能带兵破贼已是死罪,以身事贼,岂有此理!左右不过一死而已,又有何难?你们随着我有今日之难,是洒家对不住你们,我死之后,你们各自逃命,番贼不会穷追。可恨葛四厢这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陷我于死地!待洒家死后,去地府找他,解我心之恨!”说完,猛地举起铁锏敲在自己的头,缓缓倒在地。刘进几人大骇,冲前去,扑到任福的身。探探鼻息,任福却已经死了。天太阳高挂,没有一丝风,冬天的严寒突然没有了一样,让人烦躁不堪。山下震天的喊杀声一下子从刘进的耳消失了,整个世界死一般的寂静。抬起头来,刘进对十几个亲兵道:“部署宁愿一死,给我等一条生路。于我等而言,有主将如此,还有何求?部署虽死,尸身不可任番贼凌辱,你们愿不愿意随我在这里,与番贼血战,保全部署肉身?若是不愿,只管离去是!”生与死,有的时候是人最重大的选择,但有的时候,却简单得不值一提。自古艰难惟一死,但对很多人来说,在很多情况下,他们会坦然面对死亡。任福起自卒伍,一刀一枪拼杀到军人的最顶峰,死亡对他来说没有那么可怕。让他死不瞑目的,是自己死得太过窝囊。眼看着胜利已经来临,却被一个废物牵连,毫无意义地送了性命。如果人生还有一次选择,任福还是会选择来救葛怀敏。哪怕知道自己会被围在这座小山,会被万箭穿身,会死无葬身之地。对于一位勇将来说,逃避自己的责任,死亡更加可怕。他可以坦然面对死亡,却不能面对千无所指。坚坚围坐在任福的尸体身旁,刘进带着十几个亲兵手举刀枪,看着山下的党项兵。远处观战的元昊见此情景摸不着头脑,对身边的杨守素道:“面的任马帅是否已经重伤?不然为何摆出如此古怪的阵势?人身还真能挡住箭雨不成!”杨守素道:“或许人已经死了,这些属下是怕我们辱其尸身,以身护主而已。”“这厮委实是一员猛将,千军万马之竟然数次差点冲到我的身前。朕是何许人,岂会辱没此等人的肉身!那种下作之事,非英雄所为!来呀,派人身,看一看到底如何!”见元昊还在纠结山的任福,杨守素微微摇了摇头。转身看了看北方,南来的党项军队明显已经稀少很多,隐隐约间甚至能够看到宋军的旗帜。实在忍不住,对元昊道:“现在一时一刻都耽误不得,乌珠,还是不要管山的宋军,赶紧东去渡河吧。要么,留下一将去把任福的尸身抢过来,乌珠先行。被后边宋军追,大势去矣!”元昊却还是不肯走,命亲兵队长李讹移岩名带人山,把任福抢下来。虽然口说着辱没尸体非英雄所为,不过元昊说话从来都是转头不作数,此次惨败,不把两位管军大将的尸体挂在韦州城头,他实在难出心恶气。看着一员全身铁甲的番将带着番兵结阵缓缓走山来,刘进抓起弓,搭了一枝箭在弓,面无表情。等到离得近了,弯弓放箭,一箭射倒了走在最前面举旗的一个番兵。李讹移岩名吓了一跳,忍不住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山下的元昊。这些人被任福杀得怕了,哪怕只剩一具尸体在那里,接近了也是战战兢兢。元昊风了,在山下高吼,命李讹移岩名快点攻山去,不管死活,抢下任福。这个时候,北边渐渐响起了震天的喊杀声,宋军的旗帜已经隐约可见。杨守素再不敢耽搁下去,拉住元昊,厉声道:“乌珠,宋军兵马已近,再不走,来不及了!陇右诸军极是难缠,让他们望见了乌珠旗帜,再也摆脱不掉!走,快走!”周围的将校一起前拉住元昊,牵着他的马,快速向东边山里逃去。元昊还不忘回头吩咐一声,让李讹移岩名一定带人把任福的尸体带回来。刘进看着远处隐约可见的宋军旗帜,把身后的任福麾节缓缓立了起来。麾节在半空一动不动,好像长在那里。刘进手抚身后的任福尸身,欲哭无泪。刘沪已经杀得两眼通红,一匹马在前面,带着近百人的骑兵卫队,专找旗帜下的党项将领厮杀。打到现在,他自己都数不清斩过多少番军将领了。一个亲兵突然猛地拉住刘沪,高声道:“将军,快看那边,有我军的麾节!”刘沪停住马,顺着亲兵指的方向,虽然阳光刺眼,还是看清了麾节。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口道:“那是任马帅麾节,原来他在这里!儿郎们,随我杀过去,与任马帅会合!泾原路大军已到,昊贼自番插翅难逃了!”本书来自本书来自 品书网 http://www.vodtw.com/html/book/33/33080/index.html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