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品书网 > 都市之王牌仙尊 > 第1014章

第1014章

手机阅读
“少爷,跪下”结仇远科鬼艘球陌闹不主帆安德鲁却是冲着海希大声喝道。品書網 www.voDtw.com海希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只见他的腿突然一软,膝盖一弯,跪了下来。海希脸露出怒火,想要再次站起来,可是他的膝盖像是不收控制一般,紧贴着地面,根本动弹不得。“安德鲁叔叔,你……”海希一脸不解的看着安德鲁,脸还带着愤怒。“少爷,莱茵哈特家族的爵位是由塞勒家族分封而来的……”安德鲁一脸凝重的冲着海希说道。莱茵哈特家族的一切权利和地位的合法性,都来源于塞勒家族的分封。海希这样公开的对蒂芙尼无礼,是在否认塞勒家族的权威。这更是在否认莱茵哈特家族的合法性。这个事情很严重。所以,他必须要阻止海希。敌不不远情艘恨由闹鬼独海希的眉头紧皱,呼吸越来越急促,眼全是怒火,却是丝毫也听不进安德鲁的话。“让他跪在这儿给我好好反省,没有我的话,不许他站起来……”蒂芙尼冷冷的说道。“是,还请殿下恕罪,少爷现在不太理智,请您不要跟他计较……”安德鲁冲着蒂芙尼恭敬的说道。蒂芙尼淡淡的看了一眼安德鲁,却是没回他的话。“走吧”刘清明冲着蒂芙尼说道,说话间便转身离开。“放开我,让我站起来……”安德鲁却是一脸阴沉的安德鲁说道。安德鲁却是低着头,面无表情。“老东西,你到底是塞勒家族的人,还是我们莱茵哈特家族的人?”海希冲着安德鲁说道,眼却是都快喷出火来了。“少爷,安德鲁对莱茵哈特家族的忠心,天地可鉴……”安德鲁冲着海希说道。海希竟然教他老东西,这让安德鲁心头也微微有些不舒服。但是,他知道,海希这时候一定是怒到了极点,他也不想跟海希计较这个了。海希冲着安德鲁看了几眼,见安德鲁依旧是面无表情。他心知,安德鲁此时是不可能听他的了。可是,这么跪着,却是让他心屈辱到了极点。“小蒂芙尼,你给我站住……”海希冲着正在朝着门口走去的蒂芙尼低吼道。“你还想干什么?”蒂芙尼驻足,转身冷冷的看着海希。“小蒂芙尼,你给我听清楚了,有那么一天,你会被我征服的,你会跪在我的脚下向我求饶的,当然,是脱的光溜溜的,在床向我求饶的,你的内心,你的身体都会向我臣服的……”海希冲着蒂芙尼说道,嘴角还挂着狂傲的冷笑,眼却全是怒火和怨毒之色。“你……”蒂芙尼的身体气的微微颤抖,还从来没有人敢用这种污言秽语跟她说话呢。刘清明的脚步也停了了下来,只见他缓缓赚过身来,一直平淡无的眼神此时更是沉静无,沉静的竟有些沉闷,像是夏季暴风骤雨来临之前的天空一般。“包括你那位至今依旧美丽不可方物的母亲……”海希讥笑着说道,可是话还没说完,他的脸色变了,因为他突然间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了一股恐惧。艘科科地鬼敌术所孤通早吉安德鲁的身子也是猛的紧绷,他的心头也是突生警兆。安德鲁身后的那几个年人也都是警惕的朝着四周看了起来,很显然,他们都感觉到了危险。只见刘清明抬起手,朝着海希的方向抓了抓,海希的身子朝着刘清明飞了过去,脖子被刘清明抓在手里。“放开我家少爷……”安德鲁眼顿时爆射出精光,身子瞬间朝着刘清明划了过去,一双干枯的手掌也朝着刘清明的胸口拍了过去。可是刚刚划到刘清明的身前,安德鲁脸却是露出了骇然之色。只听着一阵阵骨折的声音,安德鲁便已回到了原地,双腿一曲,便跪了下去,眼睛、鼻子、耳朵和嘴巴全都往外流血。没有人看清刘清明是怎么出手的。戴旭东没有看清,安德鲁身后那几个人也没有看清。这个宴会厅没有人看到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艘不地科方孙察战阳冷后闹他们只看到刚刚安德鲁突然动了,然后突然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伴随着他身体骨头噼里啪啦的骨折声,他瘫软的跪了下去,然后嘴巴,鼻子和眼睛,开始往外流血。“安德鲁大人,安德鲁大人,您没事吧……”后仇远不情敌察由闹通陌地安德鲁身后那几个人,赶紧扶住安德鲁。可是安德鲁却是一声不吭的跪在那儿,脸却依旧是刚刚划到刘清明身前浮现出来的畏惧之色。戴旭东脸也露出了一些惊色,他是知道刘清明的强大的。可是,却是没有想到竟然会强到这种地步。这个安德鲁可是一位大神通者啊。他原来以为,刘清明即使是要赢了安德鲁,也要费不少事呢。却是没有想到,安德鲁在刘清明跟前竟然连一个照面都没撑住。更重要的是,他根本没看清楚刘清明是怎么出手的。他近些年进步很大,他自认为可以撑过刘清明百招了,却是没有想到差距竟然这么大。事实,不止是戴旭东没有看清楚,连安德鲁也没看清。“你刚刚说什么?”刘清明冲着海希淡淡的问道。“我,我,我,我……”结不远仇独孙学接阳鬼恨阳海希瞬间被吓得脸色苍白无,结结巴巴的冲着刘清明说了半天,却是什么都没说出来。结不远仇独孙学接阳鬼恨阳  安德鲁一脸凝重的冲着海希说道。莱茵哈特家族的一切权利和地位的合法性,都来源于塞勒家族的分封。海希这样公开的对蒂芙尼无礼,是在否认塞勒家族的权威。这更是在否认莱茵哈特家族的合法性。这个事情很严重。所以,他必须要阻止海希。“你是不是真的觉得,活的太久了,活腻味了?”后远地远独后学陌阳秘吉后刘清明缓缓抬起头,朝着海希看去,眼睛里此时却是漆黑一片。海希的身子此时却是不停的哆嗦,脸色苍白无,额头的豆大的汗珠不停的往外涌着。他发誓,这是他这辈子看到的最为恐怖的一个眼神。“爹地,不要杀他,他虽然有错,但是罪不至死,饶了他吧……”看见刘清明的眼神,蒂芙尼也吓了一大跳,感受到刘清明的杀意,蒂芙尼却是赶紧冲着刘清明说道。“是他,竟然是他……”听见蒂芙尼喊刘清明爹地,安德鲁脸猛的一惊,眼的骇然却是更盛。本书来自本书来自 品书网 https://www.vodtw.com/html/book/33/33744/index.html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