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品书网 > 权路风云 > 第1500章 不用替我担心

第1500章 不用替我担心

手机阅读
陈雅肯过来,对她是一种支持恳定。品 书 网 (w W W . V o Dtw . c o M)身后吴德荣捧着大肚子走出来,嘿嘿笑道:“我说伊总啊,你见到大哥都要抱一下,看到我这个老情人要怎么表示啊?”他们确实是老情人,但除了张清扬,外人并不知道实情。吴德荣说话向来喜欢开玩笑,在这种场合如此说,反而不会让人生疑。伊凡也不以为意,反正他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到京城后,吴德荣也没少帮她。她看向吴德荣,笑道:“吴总,不是人家不想抱你,问题是……您说我抱您哪啊?”指了指他的肚子。众人大笑,伊凡把大家领到了一个单独的大包厢里面。张清扬细心地打量着这里的环境和装修风格,暗自点头。不难看出,伊凡其实是一个很有才情,懂得生活的女人。坐下之后,吸引众人的不是会馆里的美女,而是两个小家伙。来这前,伊凡特意告诉张清扬,要把涵涵带来,女儿彤彤天天念叨着他。彤彤满脸伤心地拉着涵涵,责怪地说:“涵哥哥,你怎么这么久也不理我,是不是不想见我了?”说着,小美女哭了起来。“乖……”涵涵抱着彤彤安慰着,“彤彤,我也想来看你,可是爸妈不在身边,我自己不方便出来,你要理解。”“那你也不给我打个电话,好讨厌啊!”彤彤虽然还小,可是却有着美少女的妩媚。“是我不好,以后多给你打几个电话……”涵涵小声说着。一屋子的大人全都憋着笑,看着这两个小家伙如此这般,真是有趣极了。伊凡惹住笑,说:“彤彤,这里不适合你们小孩子玩,你带涵哥哥回房里吧。”“嗯!”彤彤兴奋地点头,拉着涵涵走:“涵哥哥,我们回房间……”两个孩子走后,大人们全都笑了,苏伟指着张清扬说:“你小子行啊,生出一个这么多情的儿子,这可真是……子承父业,哈哈……”张清扬瞪眼道:“别乱说话!”苏伟看看陈雅,忍住笑,说:“那我今天给陈师长一个面子,不揭穿你了!”大家都是老熟人,谁也不和谁客气。伊凡没理会别人,坐在张清扬身边说:“这两个孩子,真像亲兄妹似的!”“是啊,我还真没想到。”张清扬也感觉十分好笑,这两孩子才多点大,怎么搞得像小情侣似的。难道真像苏伟所说的那样……他摇摇头,不敢想下去,可不知道儿子的将来会是什么样子。张清扬看到伊凡的脸有点忧虑,想问问她,没想到怀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瞧竟然是马华。这么晚了,马华给他打电话,肯定是十分重要的事情。张清扬的心不由得紧张起来。“省长,家里出事了。”马华说道。“怎么了?”“邓志飞同志……住院了。”“住院?”张清扬脑海第一个想法便是,他又是装病吗?马华接着说:“风了!”“啊……”张清扬张大了嘴巴。省委副书记风住院,这虽然不是一件大事,但也不是一件小事。特别是在双林省的敏感时期,这件事更有一定的轰动效应。邓志飞是管干部,出现如此重大的身体状况,必须向组部汇报,级要根据他的病情考虑今后工作的安排。政治便是这么的残酷,一个萝卜一个坑,一个位子只能坐一个人,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你的屁股下面呢,更有许多人盼着你哪天出门被车撞死。像邓志飞这种情况,估计已经没有了继续工作的理由,即使病情不严重,根据平城案件的调查,他也是凶多吉少。现在正好趁着生病,反而有了直接退下去的借口。因此,当张清扬听到这个情况时,还以他又在玩老把戏——听说马五抓被,预感到不妙,所以才以住院为名,让自己全身而退。马华等张清扬消化了信息,接着说道:“现在双林省总院的初步诊断得到了一个结果,确切的说法是他的风还伴随着微量的脑溢血,属于脑风的一种,情况十分的严重。应该是情绪过于激动所致,当然,他本身是三高患者。省长,这……不是个好消息啊!”听着马华叹气,张清扬说:“如果是脑溢血,他现在已经是失去知觉了吧?”“是的,还在抢救,我和他爱人的意见一样,送到京城治疗吧,我已经和双林总院打了招呼,他们将安排专家全程护送。”“我同意这个安排,”张清扬立即表态道:“不知道要送到京城的哪家医院?”“他在402医院有些关系,不过……院方称高干病房已经住满了,暂时只能委屈一下老邓了,这个……”马华摇摇头,都说人死茶凉,现在邓志飞还没怎么样,有人不把他当回事了。当然,他也明白央一些直属医院的高干病房的确紧张,早被央直属部委的领导占满了。可是邓志飞也算是高干子弟,又是副省级领导,院方这么办,有点不尽人情。马华听到这个消息时也很气愤,在他看来,这是院方对整个双林省的轻视。如果是一些重量级省份的领导,估计又是另外一副嘴脸了,可他现在又不好出头。更何况,他在层的根基确实薄弱,现在邓志飞是“有罪之身”,如果强为他出头,又担心面的领导对己有意见,他现在也很难办。“这不行,”张清扬马表示反对,他似乎明白马华说这些的原因,激动地说道:“志飞同志是管干部,更是我省的常委,怎么能住进普通病房?”“但是……”“马书记,402医院不去了,我现在联系401医院,相之下,401医院在心脑血管方面的研究,要强于402医院,您说呢?现在让省委准备好将人护送过来,这边的一切我来安排!”马华稍微安了心,看来在大事大非面前,张清扬还是很懂得抱团的。张清扬这么做,一是出于同僚之情,二来也是为了双林省的声誉。这便是政治,哪怕是生病住院,都要分成三六九等,争一争。马华满意地说:“我看行啊,那我们分头行动,你安排医院,我向级汇报。”“马书记,您看明天我们是不是找时间看望一下?”“对对,应该的。”“我会和院方沟通好,志飞同志的病情有任何变化,都要通知我们。”“那这样,我现在通知家里。”马华目的已经达到,有意挂掉电话。张清扬问道:“马书记,我想知道……志飞同志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是因为什么事吗?”“这个我也说不太好,估计是邓远出事之后,他一直顶着压力,他是一个爱面子的人啊!”“我想也是。”张清扬点头挂电话,心明白,邓志飞突然脑风,肯定与马五被抓有关。马华也明知是这么回事,只是不好点破罢了。不过他提到邓远,其实也等于交待了事实。张清扬马给401医院的少将院长去了一个电话,向他简单地说了说邓志飞的情况,那边马答应下来,说连夜做好入院准备,将在家休息的几位心脑血管专家叫回医院候诊,随时可以替邓书记进行治疗。别看张清扬只邓志飞高了半级,但背景并不相同,张清扬不但是刘老的孙子,更是陈总长的女婿,401医院现在挂名为解放军医院,是央直属医院的其之一,可以说陈总长算是他们的司。有张清扬发话,别说是邓志飞,是平民百姓,照样可以住进它们的高干病房,这便是高干与高干的不同,现实很无情,也很有讽刺意味。张清扬心情沉重地走回包厢,大家都发现了异常,但都没有问,他们都懂得规矩。可苏伟是个例外,他拍了张清扬一下,问道:“怎么了?”“邓志飞脑风了。”张清扬淡淡地回答。“邓……你说是邓志飞?”苏伟满脸的不可信,随后又笑着捶了他一拳:“他脑出血,你应该高兴才对啊,你……”“别乱说!”张清扬瞪了他一眼,“他现在是一个病人,我们要尊重患者。”苏伟看着张清扬说得郑重,不敢再胡闹,而后才说:“我不是不尊重他,我是说在政治……”张清扬点点头,表示知道他想说什么,回答道:“你目光看得太浅了,其实他生病,对我没有一点好处。”苏伟一愣,暗暗琢磨着张清扬的话,一时间难以理解。“算了,不提这事,我们玩我们的,大家见一面不容易,别坏了气氛。”张清扬摆摆手,暂时将心事压下。邓志飞这么一病,牵扯出的事情可是有不少。伊凡很理解地说道:“大哥,您要是忙,先走吧,我留下陪大家。”“不要紧,我现在回去什么也做不了。”张清扬微微一笑,想起自己本来想问她话的,便说:“在这做得如何?”“一切都好,您不用担心。”“真的没事?”本书来自本书来自 品书网 http://www.vodtw.com/html/book/33/33917/index.html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