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品书网 > 小农民大明星 >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没人敢作诗了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没人敢作诗了

手机阅读
言牧的一首《入蜀》,引得现场众人惊呼连连,气氛彻底到了高朝。品书网 www.vOdtw.com即便是对诗词没有多少研究的普通游客,也能感受到这一首诗的惊艳。而这种现场见证一首惊艳诗诞生的过程,也让他们对此诗词有了更多的兴趣。“啧啧!不愧是言牧,这首诗写得太好了。”“到目前为止,以这首诗为最,没想到今天竟能诞生一首如此惊艳的诗。”“……”现场众人高声的议论着,韩忠在点评《入蜀》一诗的时候,也同样给出了很高的评价。称言牧的这一首诗已然有了大家风范,是难得的精品,之他们的精品诗,也是不遑多让,必将广为流传,甚至是流传于后世。韩忠的评价让现场再掀高朝,言牧早已成名,而这一首诗,却很明显的会让言牧的名气更胜。听得韩忠的评价,现场众人的欢呼声和惊叹声,言牧自己也是欣喜不已。不过,他心虽然得意,面对周围人的祝贺,却是连连谦虚。莫白摇头轻叹,颇有些郁闷,他的诗其实也非常不错,奈何言牧的诗的确更胜一筹,完全掩盖了他的风头。杜风、王龄、陆然三人也郁闷,他们的诗作出之后,还没风光多久,被言牧那厮完全把风头抢过去了。不过,郁闷归郁闷,他们还是走过去向言牧道贺,不管真心不真心,形式还是要有的。“言兄,恭喜恭喜啊!这诗一出,怕是有夺魁的机会了。即便是待会儿李凡的诗,也未必会这诗强。”莫白说道。“的确如此,这次诗会后,言兄的名气必将更胜许多,恭喜,恭喜了。”杜风、王龄、陆然三人也纷纷说道。言牧心一动,颇为的得意,嘴却是谦虚道:“哪里,哪里,诸位兄台太抬举了,诸位兄台的诗并不在我之下。而李凡先生的诗,那定然远超于我,夺魁的话莫兄莫要再提了,免得别人听了笑话。”莫白又道:“言兄太谦虚了,你这诗的确有夺魁的可能,我可是羡慕得紧。”言牧自然又是一阵谦虚,双方客套了好一会儿之后,莫白几人才告辞离开。“莫兄,你认为那言牧的《入蜀》真有夺冠可能?”杜风问道。莫白沉吟道:“的确并非完全没有可能,作诗有时候讲究的是灵感瞬间的爆发,即便是李凡的诗才远在言牧之,也不能保证说,他的每一首诗都在言牧的诗之。一首《入蜀》的确不凡,李凡今天的诗不过,还是有那么一丝可能的。”王龄道:“的确如此,可能性很低,但并非完全没有可能。”另外一边,林云风说道:“言兄,我认为那莫白说的倒是没错,你今天的确有夺魁的可能。正如我们之前所说,李凡久不作诗,今天未必能发挥出多好的水平。”“夺魁?有可能吗?”言牧心喃喃想道,他自然非常渴望能够力压李凡夺魁。这样,虽不能说他的诗词水平已超过李凡,但至少是值得回味一生的荣耀。而且,还会让他的名气暴涨许多,力压李凡夺魁,这是没有人敢想象的。只是,言牧也知道,这种可能性很小很小,如果真有那么容易,李凡也不是李凡了。当然,可能性再小,它也的确是有,言牧紧张又期待。……“《入蜀》,的确是难得的精品,即便是我等出手,也未必得过它。在场之人,怕是只有李老弟出手,才有过它的把握。”韩忠赞道。白易点头道:“的确如此,是不知李老弟会不会因此有了一些压力?因为,在大家的心目,李老弟的诗理所应当是最好的。但是现在有了《入蜀》在前,李老弟想要夺魁,怕是没有之前想的那样容易了。”柳元道:“的确没有那么容易了。不过,这显然是好事,这样,能让李老弟认真作诗了。不然,那小子多半会随意作一首诗,只要保证能夺魁行了。”韩忠、白易二人眼睛一亮,同时说道:“老柳,说得很有道理。”……一首《入属》引爆了现场的气氛,也同样在络掀起了阵阵热议。“哇哈哈!不愧是言牧,这诗太棒了,之之前莫白的诗更好。”“这诗一出,言牧的名气毫无疑问将会更胜。”“这诗毫无疑问是目前为止最好的,韩会长的评价也非常高。依我看,怕是有了夺魁的可能。”“夺魁?这想多了吧,除非李凡先生不出手。”“我只是说有可能嘛,哪怕可能性再小,它也有可能不是。其它那些诗,连再小的可能性都没有。”“的确是有了可能性,我认为,即便是李凡先生想要胜过言牧的《入蜀》,那也需要谨慎对待。”“嘿嘿!谨慎对待是好事啊,这样,我们或许便能欣赏到,李凡先生的一首绝妙好诗了。”“我去,说得很有道理,话说李凡先生差不多也该出手了吧。我看现场绝大多数的诗人都已经作过诗了。剩下的诗人们,在言牧的《入蜀》之后,估计也不好意思出手了。”“我看也是,对李凡先生的诗充满期待!”“从昨天开始在期待,不过,现在更加期待了。”“李凡先生出手吧,哇哈哈!”“……”……现场。正如友们所说的一样,绝大多数的诗人,都已经作出了自己的作品。剩下还有一小部分诗人,本来是打算要作诗的,但是在言牧的《入蜀》之后,又不禁变得十分犹豫起来。现在大家的眼光和心境,都已经被《入蜀》一诗带得很高,他们的诗如果拿出去,在之前或许还能得到不错的评价。但现在嘛,怕是很难得到好评了。没办法,大家现在的品味和心境正在巅峰,哪怕是拿一首不错的诗出去,在大家现在的眼,也会变得非常普通。所以,剩下的诗人们都不敢出手了,免得丢人现眼。同时也有些后悔为何不早点出手?还在心里想着多酝酿一下,争取修饰的更好。现在好了,修饰的都没法拿出手了。剩下的诗人们在懊恼,现场也没有人再继续作诗了。现场众人们刚开始还有些怪,怎么突然没人作诗了?冷场了?我们这还等着看呢。随后一想,倒也明白过来。不是没有人作诗,而是大家现在都不敢作诗了。也是,在《入蜀》之后,大家的眼光正高着呢。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不敢作诗了。所有人的目光,都情不自禁的往李凡所在的方向看去。……本书来自本书来自 品书网 http://www.vodtw.com/html/book/41/41226/index.html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